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日博进不去
您现在的位置: 古蔺先锋网 >> 日博365 >> 蔺州先锋 >> 正文
为了山乡的那片祥和与安宁
作者:admin  : 更新时间:2013/12/31 16:17:52  点击次数:1889

为了山乡的那片祥和与安宁

古蔺县龙山镇党委副书记、调解中心主任   郑海

 

尊敬的各位领导、各位同志:

我叫郑海,是来自古蔺县龙山镇的一名基层干部,主要从事信访维稳和群众工作。今天有幸站在这里,想与大家分享从事信访工作的三点体会。

信访是机关“第一难事”,要吃得苦、受得气,敢于碰硬,勇于担当

201010月,我从古蔺县检察院交流到龙山镇任党委副书记。报到的第一天,一进政府大院就看到上百名群众拥堵在办公楼前,一打听,才知道是群众集体上访。看到如此阵势,心里顿是一惊,没想到一个偏远乡镇,上访形势这么严峻。报到后,镇党委安排我分管政法维稳信访工作,联系帮扶阳坪村。当时的阳坪村是全县有名的上访村,同时也是挂牌整治的后进村,因煤矿引发的地质灾害,以及叙大铁路征地拆迁问题,进京到省闹访缠访达21123人次,积案达87件,造成叙大铁路16个工点全面受阻,重要敏感时期包保名单长达11页。县上先后派驻两个工作组进村处理,但效果都不佳。

面对如此阵势,说实话,我心里也有些发毛。但既然党委把这项任务交给我,不可能不干啊,硬着头皮也要上,就算刀山火海也要拼一拼。我很快给自己定下目标:10天内摸清情况,20天内制定出方案,1年内化解完主要矛盾。镇党委十分赞同我的想法,抽调3名镇干部,组成了由我任组长的阳坪村驻村工作组。第二天我们就进村工作,白天走访群众,晚上开会研究,仅33夜,就完成了全村矛盾纠纷排查和分类整理,两个星期就拿出工作方案,并确定了“先易后难、先重点后全面、先稳控后化解”的工作思路。

处理叙大铁路征地拆迁信访是当务之急,上百群众集体阻挡施工已长达半年之久,症结到底在哪里?我带领工作组,实行“5+2”、“白+黑”,开始挨家挨户走访,逐一倾听诉求、逐一核实情况。白天行走奔波在田间地头、工地现场,累了随便找个地方躺一躺就算休息,晚上自备干粮或就近吃住在群众家。经查核,问题主要在三个方面:一是认为补偿标准过低;二是认为勘测丈量不准;三是认为操作不公开、赔付不统一。我们先是反复研究赔偿政策,通过反复召开群众会、个别交流等做好宣传解释工作,求得群众的理解。同时,组织力量对有异义的房屋、地块等进行重新勘量,并将群众反映的问题和各户的补偿情况张榜公布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有人签字领款了。通过抽丝剥茧、分化瓦解,用不到1年时间,叙大铁路红线内房屋全部拆迁,土地全部交付,施工作业面全面打开,信访处置取得阶段性胜利。

然而好景不长。20126月的一天,我突然接到派出所电话:“叙大铁路龙山车站施工队因破坏了红线内群众的庄稼,上百名群众和工人打起了群架。”我心急如焚,立马坐上摩托车赶到事发地点,现场的一幕把我惊呆了:漫山遍野都是人,有围观的、有打架的、有老年人、有儿童,场面十分混乱。我意识到必须马上制止,必须遏制事态继续扩大。此时也顾不上个人安危,冒着双方挥舞的钢管和随时从空中飞来的石块,我第一个冲入冲突点,与派出所的民警一道,迅速将双方隔离。由于没有喊话器,半小时不间断的大声安抚和劝解,已让我声嘶力竭。场面终于得到控制,但此时伤者的亲戚、朋友仍在聚集,情绪仍很激动,我立即组织人员,将受伤群众、工人分批转送到医院。同时,凭着对当地群众的熟悉以及对社会闲杂人等的了解,迅速排查出关键人员,将带头肇事者带离现场。随后,组织双方代表座谈,处理善后,历经7个小时,双方终于达成一致。此时,已是凌晨5 点。

现在,阳坪村已连续一年多无一例到省进京上访,算是摘掉了戴了近10年的“上访村”、“后进村”的帽子。而当时,不光阳坪村的信访维稳压力大,整个龙山镇的信访问题也非常突出,仅一个镇进京到省上访量就占到了全县的20%,在全市、全省很有名。刚到龙山那阵子,进京到省上访频频发生,一接到电话就喊去接人,曾经很长一段时间,一看到县上的电话,心里就恐慌,晚上也经常彻夜难眠。作为分管领导,不想点办法不行啊。要扭转局面,必须得下猛药。镇党委采纳了我的建议,实行“时间、精力、地点”三集中,由镇领导分头带队,开展3个月的集中攻坚整治。随后,牵头建立了群工办、司法所、派出所、法庭等部门每周联席会议制度,健全了《信访案件回访制度》、《信访保证金制度》等,新发信访问题明显减少,信访积案难案逐步消化。龙山镇维稳信访经验,得到县委主要领导的肯定,并在全县推广。

信访往往都是些疑难杂症,要讲方法、讲技巧,善于打破僵局,化矛盾于无形

信访问题往往都比较复杂,特别是缠访、闹访,不是间隔时间长,就是反映诉求高,矛盾非常尖锐,处理起来特别棘手。但是,有一把锁就总有一把钥匙,任何矛盾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,总有解开的钥匙。

煤矿地质灾害信访在龙山镇比较突出,涉及3个村9个社400户房屋1000多人。面临情况千差万别,处理过程千头万绪,既没有赔付标准,也没有操作先例,连田土拉裂、山林损毁、水源破坏、房屋受损等如何界定,也不知该如何入手,一切只能靠自己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我多次召开党员干部会、群众会,甚至把情况、诉求相当的集中起来开十户会、五户会,分类分片进行调处。诉求合理的,做煤矿厂方的工作,尽量满足,赔付方案也一改再改;诉求过高或不合理的,耐心说服引导,并在坚持原则的情况下,施以小恩小惠,促成问题解决。经过一年多的努力,煤矿地灾赔付全部完毕,资产全部顺利转移,并建成全县第一个占地25亩的煤矿地质灾害安置点,因此而产生的信访积案全部有效化解。当看到一份份协议签订,群众接过赔付款,超龄煤矿顺利退场,哪怕再多的艰辛与心酸,我都觉得值!

在信访案件中,医患纠纷也比较麻烦。去年下半年的一天,我突然接到龙山镇卫生院院长的电话,说一名叫陈某的未成年残疾女孩已被遗弃在医院3天,无人照管,问我怎么办。下来一了解,原来是患者家属认为是医疗事故,并索要50万元的高额赔偿,因不能满足便将患者遗弃在卫生院,扬言到省政府静坐。我意识到,这又是一个棘手的事情,稍不注意就会造成群体事件或越级上访。在调查掌握医院的确没有责任后,我先做患者工作,小女孩答应把她送回家,再协商如何处理。但在送患者回家时,其家人竟然全家外出闭门不见,工作陷入了被动。为防止患者家人越级上访甚至聚众闹事,我们将小女孩安顿好后,准备从患者一家的社会关系入手,迂回解决。通过深入摸排和走访,发现患者的幺叔是该事件的幕后推手。此人曾经有过犯罪史,于是让派出所民警出面,对其进行疏导教育,使其转变观念,依理依法反映和解决问题,并配合做好患者父母的思想工作。但患者父母仍然避而不见,继续坚持高额诉求。眼看调解工作就要陷入僵局,我们制定了“双管齐下”的攻坚方案:一是请来患者的班主任老师、亲戚朋友上门做思想工作;二是抽调派出所警力对其父母涉嫌遗弃罪开展调查取证。通过恩威并施,患者家属终于同意接收患者,并与卫生院达成了赔付协议。

信访关系群众切身利益,要用真心、动真情,与上访群众交朋友,用感情换得信任

在与上访群众的频繁接触中,我切身感受到每一名上访人都有一肚子苦水,他们除了反映诉求外,还渴望得到尊重、理解和认可。因此,面对信访群众,我始终做到把他们当朋友、当亲人。

陈某因不满征地补偿,多次到省进京缠访。一开始来到她家,她和她的家人很是抵触,稍微不如意就大吵大闹,还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贪官,叫我滚蛋。面对她的无理,面对她的无法沟通,我心里充满了委屈。但再不想去还得去,再不想见也得见,工作没做通,这个“碉堡”就不算拿下。我顶着漫骂、厚起脸皮坚持天天到他家去串门,从最初的充斥火药味,到慢慢与我讲起了生活中的苦楚,谈到了自己的生活经历,谈到自己的女儿。再后来,我和她的家人一起过生日,一起到她在宜宾的女儿家做客,帮她贷款建房,和她儿子结成儿女亲家……精诚所至,精石为开,她终于被我感化,现在陈某不仅主动提出绝不再上访,还积极帮助我做其他上访群众的思想工作,成为了信访维稳工作的义务宣传员、调解员。

3年的信访维稳工作,让我深知这个岗位所面临的艰辛、困难与危险。几年来,虽离家不远,但因工作任务繁重,我回家看望父母的次数也屈指可数,结婚不到3天就投入到叙大铁路拆迁工作中,孩子出生在医院护理不到一天又奔赴成都接访。现在,女儿一岁大了,见到我却又哭又闹,就像见了陌生人。的确,作为父亲,没有给女儿喂过一次牛奶,换过一张尿布;作为丈夫,没有给妻子一个安定、温馨的生活;作为儿子,没有尽到一个作为子女应尽的孝道,对父母只有的亏欠。母亲还经常告诫我:“小海,一个人在外,一定要注意安全,现在社会很乱,你的工作又容易得罪人,有些人对你怀恨在心,你在明处,别人在暗处,万一哪天有人报复你,我和你老汉倒一把老骨头了,你老婆、女儿,他们怎么办?”。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母亲的话让我情不自禁想起父母那佝偻的身体,想起在家守着我的妻女,我禁不住流下了一行热泪。但当我第一次获得优秀共产党员、第一次收到群众送来的感谢信,我心里所有的冤和屈、所有的苦和累都只化成两个字——值得!这也算是我对家人的一个交代吧!

谢谢大家!






泸州市古蔺县古蔺组工网
版权所有:古蔺组工网 备案号:蜀ICP备1300439228号
古蔺组工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30-7222830 举报邮箱:1691464600@qq.com